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公司淫荡万圣节聚会
公司淫荡万圣节聚会
万圣夜这晚,怀孕六个月的怡秋穿上黑色V字比基尼,头戴女巫帽,夹紧了浓臭的腋毛、晃着两团布料完全包不住的超大黑乳晕,边抚着肚子边在公司的派对会场门口守候。每逢一位主管抵达现场,她就与附近的女巫或者南瓜装秘书一同围上去、活力十足地大喊
  「Trick- or- Tickling!!」如果主管选择「搔痒」,就会被秘书们脱个精光,大家联手把主管搔得不要不要的,直到原本软趴趴的阳具在密集刺激中硬挺起来,就由秘书们帮忙吹出来。人气指数最高的子仪正挺着一颗长满妊娠纹的圆肚子忙着照顾一根根阳具,门口这边的口活几乎是由怡秋与晴雯负责。
  「啾噗!啾噗!啾啵!啾咕!嗯咕!啾噜!」
  含住闷了一天的阳具、吸到双颊凹陷进去的是怡秋的深紫色丰唇,吸劲之强,总让人误以为她的下流章鱼嘴正和口中的棒状物一同伸缩着。
  「嘶噜!嘶噜噗!嗯啾!啾!啾噗呜!」
  蹲在男人屁股下、吸舔着黏臭睾丸的,则是晴雯的亮橙色嘴唇,两粒中年睾丸时不时被她吸入嘴里吮舔,抑或宛如阳具抽插般、随着吸吮动作不断来回於嘴唇两侧。
  通常主管很快就会缴纳白浊的入场费,不过有时也会碰上吹了近十分钟都还没射精的情况。这种时候,就能看见怡秋那张游刃有余的表情开始变得焦急不安,勤奋吸吮到鼻水都流了下来,沾到积极取悦男根的嘴唇上;同样给逼急了的晴雯虽然看不到表情变化,但是不要紧,主管仍然可以透过晴雯的指奸来感受她的不安。
  前面是吸得越发卖力的中年熟女章鱼嘴,后面是年轻女孩技巧到位的指奸,无论怎样坚强的阳具,一旦前列腺给手指戳个正着,也只能在女人嘴里任凭睾丸鼓胀起来,并且朝另一个女人的嘴里爽快地喷出精液。
  「Trick- or- Tickling!!」如果主管选择「捣蛋」,还是一样会被秘书们扒光,不同的是,南瓜泳装的晴雯会跟着脱下泳裤,露出阴唇正在转黑、已经有点松垮迹象的淫肉。晴雯背对着贴上主管正面,让那根蠢蠢欲动的阳具贴住自己股间向前伸长、从肉穴下方探出头来,怡秋的深紫色嘴唇就在这儿或含吸、或舔舐着沾染阴道臭味的龟头。
  「滋……滋噜……滋噜……嘶噜!啾、啾、啾噜、啾滋……」素股口交的刺激度完全是由主管来决定的,他可以静止不动,让怡秋一个人吹出来,也能主动磨蹭晴雯热呼呼的蜜肉来增强刺激,直到在这两个捣蛋鬼手里射精。
  本来素股位置由怡秋担当,不过因为她的肉穴实在太松了,即便是标准以上的粗壮阳具,磨蹭时仍然会不小心插入其中。毕竟这只是个入场招待,直接干起欲求不满的发情熟女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因此后来怡秋就改为负责口交。
  「嗯……!嗯呜……!课长的鸡鸡好大,好有男人味喔!啾、啾呜、啾呼……!」淫语则由被主管抱在怀里、提供肌肤之亲的晴雯负责,当她股间那根前后磨擦着小穴的阳具超过预定发射时间,一阵淫声浪语便会袭向努力忍耐着的主管。
  她一边与男人粗糙的五指情意绵绵地相扣,一边抓着男人的手来到自己胸前,感官刺激持续增强,淫水氾滥的小穴流出更多的发情汁水浇淋在阳具上,使其磨蹭更加流畅,诱发射精也就更容易了。
  当然了,就算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偶尔还是会碰上铁了屌不射精的怪咖,这时候就需要忙着给男人干、或着戴上假阳具干男人中的子仪小姐支援了。
  「呀……课长的屁眼好紧呢!子仪小姐这就要干你啰?要好好来开发课长的屁眼小穴啰!」穿戴三公分粗、十六公分长的初学者用假阳具,对准了正享受素股口交的主管肛门、深深一插,胜负通常就此尘埃落定。如果还没结束嘛──「哈啊……!哈啊……!课长的屁眼好紧、好热呢!害子仪小姐的鸡鸡爽到不行!爽到不行啊!哈……!我要干死你这头公猪……!哈……哈啊啊!」──那就准备给子仪小姐干到脱粪射精吧!
  经过长达两个钟头、总共十六场热闹无比的入场活动,报名参加的主管们都到齐了,现场十二名变装秘书纷纷聚集到会场中央。无论是穿着黑色女巫比基尼还是橙色南瓜比基尼,都不难从她们股间看到精液沿着大腿流下。早些入场的主管们则是一个个挥汗如雨,彷彿刚从大战中归来。挺着西瓜肚的子仪拿起了麦克风,来到男女混杂的正中央高声呼喊道:
  「欢迎各位主人参加万圣夜派对!相信不少主人刚进门就惨遭搔痒攻击,现在!轮到主人们报仇了!」子仪朝会场后方敲了记响指,待在人群外侧的晴雯便来到音响旁,把慢悠悠的音乐声转为节奏感十足的电子舞曲。
  「第一回合『Tickling- or- Tickling』开始!亲爱的主人们!现在请尽情地给您身旁的母猪搔痒吧!无论母猪怎样求饶都绝对不可以停哦!呀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子仪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的高笑声为信号,会场四处相继响起一道道愉快的女性笑声──双手抱头、两腿半蹲的母猪们皆对附近的男人大方露出全身弱点,勾引雄起的男人们以老二之外的方式侵犯她们。
  站在经理与秃头课长之间、悄悄享受着爱抚的怡秋,也在两人忽然转为搔痒动作的奇袭下仰首伸舌、放声大笑,完全顾不得形象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肚子不、不行啦!不哈!哈哈哈哈!」圆润饱满的肚皮在秃头课长搔痒下撑不了多久,便让扬腋开腿的怡秋笑到受不了,抱着女巫帽的双手渐渐无力地松脱;经理不让她有闭紧腋窝的机会,热腾腾的阳具顶住怡秋肥滋滋的大屁股,双手马不停蹄地接连搔着她那毛茸茸的腋窝。
  「不!哈哈!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啦哈哈哈哈!」噗!噗嘶!
  努力维持半蹲姿势的怡秋在双重搔痒攻势下,笑到眼泪都流下来了,肛门括约肌一会儿紧闭、一会儿松开,压着经理肉棒的大屁股跟着放出臭屁。
  忽然间天旋地转,怡秋被经理抱倒在地,两只手绕过她的发汗腋下后反扣起来,秃头课长则抓起她的脚,开始搔起脚掌心。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不!不要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嗯齁……!」遍佈热汗的双乳渐渐出现了变化,被男人抱在怀里不断施予搔痒的怡秋开始在笑声中夹杂淫吼,不久后,两颗黑乳头都在剧烈搔痒中竖挺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齁、齁哦哦!哈!哈齁……!哈齁……!齁哦哦!哈!齁哈哦哦哦哈哈哈……!」继湿润的黑乳头坚挺起来之后,肥大的阴蒂也脱离了黑黑皱皱的包皮昂首而立,怡秋的淫肉更是流出了可口的爱液。可是她的一连串生理反应却没达到期望中的成果,秃头课长继续蹂躏她的脚掌心,让她边笑边流出更多淫水,直到吵吵闹闹的音乐声停止。
  「哈齁……!哈啊……要……死掉了……啦……哈哈……」被搔到眼泪、鼻涕、口水流满脸的怡秋,一身丰满的汗臭媚肉就在经理怀中微微抽搐着,从泳装旁边跑出来的黑乳头流出少许母乳,淫肉则是已经被大量爱液弄得黏糊糊了。
  环顾整个会场,被搔到眼泪鼻水并流的母猪还真不少,就连力战三男的子仪也是这副狼狈样;另外有五头母猪被搔到小便失禁,守在音响旁的晴雯更是夸张地喷了一地大便。无一例外的是,每头母猪都在主人的搔痒下产生强烈生理反应,每对勃起乳头都隔着泳衣挺立,或者从泳衣边缘露了出来。
  「啊哈──主人们真是太厉害了!母猪们都被玩弄到不成猪形了呢!看看我们晴雯的便便,显然有主人偷跑了喔!不过没关系,主人们的机会马上就到来!」子仪的声音随着被两位课长扛起大腿而升高,在大家聚焦於那颗满是妊娠纹的西瓜肚时高声宣布:
  「第二回合『PussyProlapse』开始!请主人们交换侵犯被搔到发情的母猪们!肛门限定!可使用道具!最先把母猪屁眼干到脱肛的主人,秘书室将提供神秘大礼哦!大家加……哦!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嗯哈!」子仪又一次给守株待兔的男人们拖了下来,屁股还没翘好,一根忍耐多时的粗壮阳具便压着她插入。
  旁边桌子上放了六根深紫色、六根浓橙色的大号按摩棒,每根都有四公分以上的粗度,长度从十八到二十六公分不等。当子仪的淫叫声响彻全场,这些按摩棒纷纷被男人们扫光。
  怡秋好不容易摆脱剧烈搔痒,身体还没平静下来,就给对她肛门情有独锺的副总拉到身边,迎面就是一记深吻。她反射性地抱紧副总,舌头刚伸进对方嘴内,后头就有人鬼鬼祟祟地在她肛门上涂满润滑液,接着将一根配合女巫装扮的深紫色按摩棒深插入洞。
  「齁哦哦哦……!」
  那根按摩棒并非单纯替她扩肛,而是在男人手中展开一阵令怡秋淫吼连连的抽插,每次插入都是一棒到底、彻底搅弄着直肠深处。
  「呜齁……!齁哦哦……!哦哦哦哦哦……!」噗噗!噗!噗哩!
  怡秋的淫吼一次比一次上扬,按摩棒高速奸淫下的肛门跟着放出连串水屁,不久后,扩张开来的肛门边缘开始流出深褐色粪汁。一道道粪流在极短时间内迅速出现,肠内压力终於还是压过按摩棒的侵略力道,怡秋就在和副总火热舌吻的情况下拉出了一团团被搅烂的粪便。
  母猪们事先并未灌肠,而要把这些肛门调教都还在起步阶段的母猪搞到脱肛,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到的事情。可以想见,这场肛奸混战白热化时,整个活动会场将有多么地恶臭。
  当母猪们三、五头并排趴着供主人们玩弄屁股时,怡秋与子仪被两位副总带往一旁。两头妊娠母猪跪坐在地,肉穴里插着一根直顶子宫颈的巨大按摩棒,发热发烫的肛门继续由手里拿着两根按摩棒的课长负责活塞动作,副总们则悠闲地将老二塞进母猪们嘴里,来一发场外较劲。
  「啾噗!啾噗!啾!啾嗯……嗯齁!齁哦哦!哦……哦噗!嗯噗!咕噗!」肛门较为敏感的怡秋禁不起那堪比老公阳具的按摩棒继续抽插,一旦紫唇勾着腥液脱离肉棒,立刻就以发情淫貌朝副总迸出淫吼。
  「啾咕!嗯咕!嗯咕噗!呼呵……主人,舒服吗?啾呜……啾噗!啾!啾噗!」肛交拿手的子仪则是体认到现在不需要为了后庭装模作样,只要尽全力取悦副总就可以了,於是能够以副总期望的姿态全力以赴。
  这两头母猪都深知她们所服侍的主人爱好,纵使一头不得不淫吼、一头全力朝罩门进攻,其实也不足以左右胜算。毕竟,本质上来说,怡秋的淫吼和子仪的淫语都一样能令副总心神愉悦。
  难分难舍的口交竞赛持续了将近六分钟,两位副总终於相继射精──子仪嘴里的精液早一步射达,怡秋以三秒之差落败。不过,就在子仪得到摸头奖励的时候,埋首苦战的课长传来了另一则战报:
  「出……出来了!怡秋脱肛了!啊……子仪这边也脱了!」规律抽插中的按摩棒忽然被母猪肛门夹紧,课长就知道这头母猪要开始脱肛了。果不其然,在他宣佈胜负之后,深插於两个红肿肛门的按摩棒皆宛如排便般给挤出屁眼,沾粪的按摩棒滚落在地,鲜红色的肠花在他面前伴随着水屁声低俗绽放。
  「肛……肛门!人家的肛门……呜齁哦哦哦哦!」「是我赢才对……!是我……噫嘻欸欸欸!」注意力从阳具转移到肛门上的两头母猪,在接获指令抠起她们阴蒂的课长指技下迅速抵达高潮。用尽力气高亢淫叫的两人偎着彼此无力倒地,压迫着子宫颈的巨大按摩棒开始滑出体外,最后咕啾一声脱离了剧烈收缩中的高潮肉穴。
  「哦齁……!」
  「噫嘻……!」
  代替两头爽到无法动弹的大肚母猪,晴雯为踩着怡秋肚皮的副总送上神秘礼物──总共十张的单日包养券,可以让副总在任意日子独佔任何一位特勤秘书。
  副总在这些券上都签了怡秋的名字,一张张贴在她的肚皮上,然后命课长与晴雯一同把狼狈不堪的怡秋带到会场正中央,向在场所有主人与母猪宣佈胜利。既脱肛又脱粪、肉穴大开又被踩了遍怀孕中的肚子,怡秋就以这身下贱姿态迎接无数掌声。
  尽管后续还有用咬苹果改编的吸阴囊游戏、让母猪们以淫肉酒壶献酒的女侍游戏,但是负责带动气氛的子仪已经埋没於男人堆之中,一头头母猪也都被主人们各自带开来享受了。给主人搂进怀里的晴雯於是切换成快节奏音乐,在迟来的脱肛反应下,与主人共同投身已然失控的场面。
  「呜齁……!齁哦哦哦……!嗯齁哦哦哦哦……!」「哦欸……!哦欸……!噫……!噫嘻……!噫嘻欸欸……!」「噗齁!噗齁哦!好棒……!好棒哦……!」「要去了……!母猪小穴又要去了……!啊……!啊嘿……!啊嘿欸欸──!」一度充斥着粪臭味的会场,不久便因为准备用於活动的苹果酒洒满地而升起浓郁的果酒香。母猪们对睁眼所见的每个人都张开了大腿,和方才与其他母猪交缠过的主人们继续激战;主人们则是一有精力就埋首猛干,有气无力就拿起髒兮兮的按摩棒教训眼前的发春母猪。
  直到凌晨零点的闹铃声响起,愉快的万圣夜派对才在母猪们的低俗淫吼下落幕。
【完】